突然想到很久以前的一件事

没搬家的时候有一天早晨我爬到沙发背上坐着 盯着对面电视上的台历发愣

等妈妈从房间里出来到客厅 我依然看着台历 很大方地说 "妈妈我今天不想去幼儿园"

她好像也没有很大的要拒绝我请求之类的反应 就想了一下 说好吧 那今天就不去了 之后妈妈给幼儿园打电话 之后带我去医院看奶奶 隐约记得医院有天台 别的忆不起了

现在我也不知道她那天怎么没有去上班呢?这可能是我第一次感受到 直觉 那时候还不知道这个词的存在 只是感觉 其实我并没有那么抗拒去幼儿园 也没有真的想请假 只是看到妈妈出来的时候突然就说出这句话 而且也觉得那天不想去是理所当然 不会因此受到责备 而且很坦然地觉得妈妈会答应我 就只是觉得

或许这世界上就是存在微妙的丝带 在看不见的地方默默织出联系和因果呢?而卑微的人类 只能在某个朦胧的缝隙感受到感召和力量 丝带轻轻滑过皮肤 与什么东西擦肩而过又转瞬即逝 或许每日的生活背后有双手推着在走

又或许 不过是我的臆想罢了

真是不好说 或许我们根本就不存在过去呢


Weeping Wonds that Never Heal

  "天气转凉 一降温就让人感到绝望 天色一旦完全暗下去就失去活下去的愿望"
  "这样的真情实感怎么能随意就讲出来"

  突然也想要发问 "Can the savior be for real, or are you just my seventh seal? " 哈哈哈可这哪里是个问题?你什么时候那么幸运能拥有过savior? 不过一层层枷锁的叠加 相互交融之后也就感受不到重量了 问题愚蠢

  听到隔壁房间的笑声 怎么会有人这么开心呢 我也想要快乐 持久又满足

  人类太吵闹。我试图伪装 混进他们 其实挺成功的 可还是失败了

其实,或许人类不应该拥有希望 希望令人温暖又脆弱 稍微一用力就碎掉熄灭了 顺带毁灭一个人。如果想要活下去 就依靠生存的欲望去反抗 这种东西坚定又持久  有再坚实的存在都不如依靠天性和欲望你说呢 反抗的欲望生生不息 足够让人活得很久了 什么时候不想打了 一团云雾就散了 谁也不妨碍 也与任何人无关

  跟郑说话的时候 讲到 "我们也是有明天的人了啊"的时候没有在开玩笑 这句话好像触到了开关 讲着话热泪滚下 我能有明天吗?单是萌生这个念头就烧得灵魂疼痛滚烫  我能有明天吗 如果有什么时候才能到呢

More than just a leitmotif
More chaotic, no relief
I'll describe the way I feel
Weeping wounds that never heal
Can the savior be for real
Or are you just my seventh seal

 

坎特伯雷。
这是坎特伯雷啊,嗯,我大概是想来偶遇一只吸血鬼什么的来着……
然而天气少见地彻底放晴,阳光出乎意料地灿烂啊!大概成功逼退了吸血鬼先生……
于是战胜了黑暗的阳光送来今日最甜😉
大教堂外,是新婚的爱侣啊,是要拍摄珍藏一生的照片。甜蜜的吻。一路以来都紧握的手。看到那充满爱意的目光和微笑,看到别人的幸福,心里也充满暖洋洋的温暖啊❤摄影师仔细抓紧每一个瞬间。旁边小哥恰好唱到I'm yours😊一对有bgm的爱侣啊❤
好的好的,没遇到吸血鬼没关系噜😊希望每一对相爱的的人都有最好的幸福

在馨的房间一起看电影,结束后下楼迈进夜色。
夜空是平滑光亮的墨蓝色丝绸。没有闪光灯时的黑暗一片纯粹。低矮的灯光蹲在每一处,像童话里会发光的可爱蘑菇,短短的照亮一段距离,每一条小径都有了更多可能。不知道那些树木长了多少年。夜晚味道干净且安静,风里带着花丛和泥土的味道。
门廊上的灯温暖明亮,好像在等着谁。有了有人在等自己回来的感觉。
夜色撩人而宁静。